羚一头羊

银河蛮累的

不许追星 04-07

说明一下:

昨天开坑比较随意,今天写着写着加了枫歌cp出没(我站枫歌,你想站什么都行我觉得问题不大,怕有人介意标注一下,但这对打酱油剧情不多);

主线还是霍梨。




04

霍震霄把黎簇的朋友圈都看完,回过神的时候发现已经过了十二点,他愣了半秒神,退回到微信聊天的页面,才看到黎簇竟然主动跟他说了一句话。

你好啊~小粉丝!

霍震霄手抖了抖,眼里涌上了点不知所措,但很快就被他习惯性的雷厉风行挤走了。

你好 你怎么知道我是粉丝

我给微信的时候问了啊,我号可不是随便给的,看在你信写得可爱的份上我才加的~

霍震霄困惑地皱眉,信?宋歌还给黎簇写信?他嘴角不易觉察地抽搐了一...

不许追星 01-03

说明一下:

有枫歌cp出没(我站枫歌,你想站什么都行我觉得问题不大,怕有人介意标注一下,但这对打酱油剧情不多);

主线还是霍梨。


01

宋歌偷偷瞅了一眼坐在对面的他哥,拿出手机在桌子底下快速打字,一条信息打了一半,霍震霄冷淡的声音凉凉地传了过来。

宋歌,我有没有说过,吃饭不许玩手机。

宋歌吓得一哆嗦,快速把手机锁起来塞进兜里,唯恐被霍震霄收缴,酿成大错。

我下次不敢了!

这种时候狡辩没用,宋歌赶紧埋头吃起了眼前放到半凉的鸡汤,平时最爱吃的鸡腿肉在嘴里嚼啊嚼,愣是没吃出味道来。

他现在心急如焚,十分钟后就到12点26分了,黎簇生日会的票马上就要开售了,尽管心里已经开始咆哮“...

肝胆同恋 (下)

9

周一到了吃午饭的时候,刘昊然给吴磊打了个电话,问他要不要过来找他一起吃午饭,彼时吴磊正对着手机app里吃腻了的外卖发愁,刘昊然的提议无疑是个莫大的解救,他挂了电话,套上厚厚的外套,把头发压进棒球帽里,打车去了刘昊然公司楼下。

刘昊然靠在办公楼大堂的柱子上玩手机,手上挽着一盒点心,吴磊从侧边向他潜过去,一把抓住那盒点心往下扯,刘昊然寻思光天化日居然有人抢东西,一抬头就看到吴磊大大的笑容。

斟字酌句,好像有无数的形容词,却个个都显得不够具象,语言失去魅力的时候,只能用一个最普通的词来形容:可爱。

刘昊然摸了摸吴磊的头,这已经成为他最习惯的动作之一,仅次于亲吻。

吃吗?别人送的,听说很...

肝胆同恋 (上)

简介:整理归档,沙拉版清清淡淡,全文3万


1


刘昊然感到周围的空气温暖而稀薄,间隔压到心头的窒息感让他逐渐清醒,他睁开眼,感到头痛,重得像是被锤子砸过。

他花了几秒时间思考自己在哪里,却一无所获,直到胸口传来细腻的磨蹭感,那是肌肤相触的柔软。身体慢慢回笼带来舒适感,可能源于高质量的一夜黑甜无梦,也可能来源于疲劳与机体苏醒的接驳期。

他轻微地扭头,看到自己怀中的发旋,对方的头发细软乌黑,细瘦的手臂紧紧环着自己的腰,肩膀上有暧昧的吻痕,上半身暴露在空气里,背部也都是淡青紫的分布。

刘昊然闭上眼,shit。


他在拉斯维加斯已经呆了一周,即使国内还有一大堆工作等着他处理。遇事就...

刘队和吴队

#等开会乱七八糟写的无逻辑沙雕无聊不知所云#


1

刘队刚调过来的时候,吴队正好去外地支援办案了,等他回来的那天,一进茶水间就听见几个女警在窃窃私语。

太帅了吧,那腿,又长又直,得有两米。

笑起来好可爱啊啊啊,不愧是局草啊。

对对对笑起来超反差萌,啊,怎么还没来,我都开始想他了…

吴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无奈宠溺地摇了摇头,唉,大家果然舍不得我,我这不就出差三天吗,看把大家给想念的。吴队整了整自己的警服,清了清喉咙:

哟说我呢!我回来了!大家是不是想死我了?

女警们刹住了话头,看着门口站着的穿着红羽绒外套的胡子拉碴小吴队长,互相对视了一眼,纷纷噗嗤地笑了出来。...

一团燧火

【瞎写的,勿上升】


“我和你的默契有种节奏,牵着我的心跳跟你走”


01

吴磊今晚戴了个他最近很喜欢的吊坠项圈。

材质是皮革的,三个小狮子头下面是彩色珐琅十字架,正好今天内搭也是拼色的,整个人好像包裹在跳跃的玻璃糖纸里,过分的鲜甜,幸好外面套了件黑色的西装外套,又配了副眼镜,吴磊对着镜头努力压下嘴角,绷着脸拍出来的图片总算达到了原本想要的效果。

等工作室把图片发好,吴磊拿出手机登上了微博小号,习惯性地一刷新并看到最前面的两条微博时,刚刚摆出的表情几乎是瞬间沿着愉悦的缝隙裂开。

不知是不是默契,只隔了4分钟的两家工作室微博紧紧挨着,一黑一白的主色调占据了他整个微博首页。...

友校联姻实录

祝21岁的刘先生,永远向着阳光,生日快乐。


*怎么狂暴和寂静都像风雷,与星光似的认识你


1

吴磊从小跟着搞外贸的爹妈非洲国内两地跑,学上得不正不经,有时候一学年都能反复转学几次,好不容易熬到了高考,上了心心念念的大学,终于能在一个地儿呆上四年,整个人都有种说不上来的踏实感。

开学军训完后,吴磊整个人至少黑了两个色号,跟老妈视频的时候还被吐槽怎么晒得比在非洲还黑,吴磊扭头看了看窗外明晃晃的太阳,对着他妈的脸龇出8颗大白牙。

晒太阳长个儿呢。

正式上课后吴磊问了一圈同学,大家基本都在暑假考了车牌,吴磊想着大一比较空闲,就找了个离学校近的驾校报了名。

学校在城郊村,几个...

〔霆峰〕磁性相吸

10.7饕餮巨糖两周年快乐。


*因为全宇宙比一根电缆、一座高楼,更是新颖无限。


01

徐天三十有二,事业正是鼎盛,官司一场接着一场地赢,名利双收,风头无两。

但只有他自己知道,迅速膨胀的泡沫越来越大,内部却都是冒着腐朽的酸气,一不小心就爆炸,给自己来个烧身噬骨。

他决定暂时给自己休个假,做做瑜伽,溜溜猫狗,偶尔冥想,给放逐的野心找个缰绳栓着。

这家酒吧他还是第一次来,在家旁边的街道,周末驾车开过总是人挤人,他总会皱着眉瞥一眼。

他在吧台点了酒,三两杯下肚,许是太久没喝,又或酒精浓度估算错误,竟一头醉倒在桌上,到人家打烊了也没醒过来。酒保对这种客人司空见惯,给时樾打了电...

月光之处

之前星尘微光设定下番外。

感谢并献给很喜欢这个设定的 @地球阿丽 

也祝大家中秋快乐。千里共婵娟。


简介:依旧超级沙雕/中二/胡言乱语/不知所云/短


01

小粉龙出生以后,名字一直定不下来,刘昊然想叫他龙震天,以彰显孩子有个打雷很厉害的爹,吴磊想叫他云销雨,蕴含了战争结束后彩彻区明之意,这可是他翻了好几天人类古代诗文选出来的,可惜一时间谁都说服不了对方,只能就这样暂时搁置了下来。

刚出生的小粉龙只有人类手掌那么大,长到成年且可以变为人形需要几十到几百年的时间,具体视个体资质而定,幸亏小粉龙基因好,加上刘昊然吴磊带着他去吸月亮,成长的速度也就比寻常龙要快上...

朋友们看一看!!!苏总画图敲可爱的

😚😚😚😚

CIH苏桓:

突然救命啊😢😢求求首页跟我约稿啊!!!!
《芝加哥》音乐剧来重庆大剧院演出了呜呜呜穷人求约稿买票了呜呜呜!!!😭
价格可以详谈如果可能的话会减价😭
(具体约稿价格和交稿流程在lof置顶可以看到!!
真实救命啊呜呜呜!!(首页帮扩的都是仙女了呜呜呜!!!

我很便宜的呜呜呜拜托了!!!

(什么题材都接都ok!!!

屡教不改(一发完)

碎碎念:本质超绝无聊狗血/小佛念叨了很久的肆无忌惮攻受设定互换番外/啊啊啊啊啊字数为什么超了一倍居然万字了


01

门被敲响的时候,吴磊还以为是风吹动发出的鸣叫。

他住在祖传的楼梯房里,区域位于老城区,每次暴雨被狂风一吹,楼体就仿佛被自然的力量抽打着摇摇欲坠,各种四面八方扑过来的风声鼓着劲儿在喧嚣,好在从小到大也习惯了,被子一拥戴着耳机睡过去,起来又是一个云销雨霁。

没什么大不了。

早一周新闻就铺天盖地提醒市民这两天的台风,浓墨重彩地拿着跟历史上各个台风对比,手机一天能收到好几条防灾短信,加上24小时无缝不入的各种app推送,让吴磊这种见惯了台风的人也不免提前买好了几天的口粮,准备...

星尘微光

简介:超绝中二/略微奇幻/极度沙雕/甜的

献给 @俗世佛谒 


灵魂在某天想要光/便有光

时空驱使中失散/穹苍相拥后重逢自己


01

吴磊打算离家出走。

他收拾好行李,整整两个大行李箱,都被塞得满满当当。其实其中一个行李箱,里面光是毛绒玩具就占了大半空间,他想象刘昊然见到以后会露出的表情,纠结了好一阵子,终于下定决心塞了进去。

即使被嫌弃幼稚也要带走,这些毛绒娃娃跟了他那么久,已经有感情了,况且不带走的话,不足以表达他此次离家出走的决绝。他艰难地把行李箱搬到一楼,看见刘昊然坐在客厅里,身上还穿着西装,但是已经显现出颓唐的灰败,他的衬衫领口被随意解开,加上仿...

哈哈嘎嘎哈哈嘎嘎哈哈哈哈哈哈好哈哈哈哈您三位要不要结拜一下

小糖果

一些无聊脑洞合集,65/56您随意

还没写过文给神仙眷侣双桓太太 @CIH苏桓  @申报记者何书桓 呜呜呜认识你们超开心了!


01 意外遗产

刘昊然是个朝五晚九的上班狗,每天昏昏沉沉坐地铁上班,再浑浑噩噩打车回家。

唯一的梦想是有天某个远方亲戚打电话给他,让他继承远在他国的巨额遗产——于是当他真的接到这个电话时,他居然冷静听完,并在挂掉电话以后才掌掴自己证明不是在做梦。

刘昊然不管是不是被骗,拿起行李跟护照来了个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去他娘的工作!去他娘的存款!去他娘的相亲!

我刘昊然,即将成为——优质黄金单身…??

刘昊然拿着手里热...

10月任务:把戒不掉完结了。

做不到就删了。

吾日三省吾身:刘总追回olay了吗/今天更爱我吗/小将军追回小少爷了吗

俗世佛谒:

每日六省:
肆无忌惮出番外了吗?
戒不掉吴磊泡到哥哥了吗?
失忆蝴蝶重发了吗?
小和尚还俗了吗?
竹马里昊磊一起去北京了吗?
今天小佛也还是只能吃自己的腿肉吗?

如意 中(2)

本来以为可以完结的…柴柴难受.jpg

5
霍震霄对于气味天生比常人敏感,因此一进菜市场便被扑鼻而来的肉腥味熏得几欲作呕。临近六点的傍晚,狭窄的道路略显拥挤,霍震霄西装革履带着几个人,与周围显得格格不入,惹来了不少打量探视的目光。
喊价讨价的声音此起彼伏,市井的气息盖过了霍震霄身上带来的清冷疏远,让他生出深深的焦灼与烦躁。他抬脚,黑色的皮鞋一脚踩浸到一滩水洼里,溅起的污水染上了他的裤脚,霍震霄动作僵住,心情更是跌到了谷底。
察言观色的助理谨慎地问道:霍总,咱们还去吗?
霍震霄闭了闭眼,眉头一蹙,声音还是沉稳的。
去。
一行人跟着市场的管理人员绕绕转转,终于到了位于市场深处的卖菜档口,一个瘦小的少年背对着他们蹲...

如意 中(1)

3
霍震霄怀里鼓鼓的,蹑手蹑脚地回到了房间,钻进被窝以后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,姆妈一般四点才来叫醒他,霍震霄趁着时间空隙,把怀里的小如意掏了出来,借着室内暗沉的光线仔细观察。
这个如意非常精致,摸起来透着微凉,神奇的是只要抱在怀里贴着胸膛,身上的水泡真的就不痒了。
他刚刚睡了一觉,脑子清醒得很,否则他大概会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好几层的循环梦境。他摘下口罩,想起刚刚跟男孩约定好的暗号,嘴里轻轻地念道。
如意,你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如意。
…?
如意,你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如意。
… …?
如意,你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如意。
… … …?
霍震霄挠挠头,心里一阵慌乱,该不会真的是他自己病傻了在做梦吧?霍震霄想揪一揪自己的脸,可是脸...

如意 上

献给 @俗世佛谒 



“如意,用以搔痒,可如人意,因而得名;后世改为骨朵,天真执之,以辟众魔。”

1
霍震霄13岁那年,得了罕见的急病。
这病跟水痘很像,但又比它奇怪上几分,不传染人,但却久久不消。
霍震霄是几代单传,从小被当作心尖宝贝养着,这一出把大家吓得够呛,惊动了远在老宅静养的霍爷爷。
霍爷爷当机立断,让人把霍震霄接了过来,每日磕头烧香,望祖宗庇佑,保乖孙平安。
霍震霄小心翼翼地推开厚重的杉木大门,捂住口鼻只剩下一双乌黑眼睛的脸探了出来,谨慎地审视着外面。
他被勒令闷在房间里三天了,吃喝拉撒都有人照顾,以他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个性,实在是大大地难为他了。
急病养到现在也没什么变化,除却

College 周国贤

肆无忌惮主题曲罢辽👌🏻

肆无忌惮 番外


1
吴磊今天第三次敲响刘昊然的办公室门时,他无奈地摇头笑了笑,然后在对方打开门的瞬间换上了平静无波的面孔,声音却还是忍不住带着点纵容的。
又怎么了?
你,你吃下午茶吗?我买了蛋糕。
拿进来吧。
嘿嘿,抹茶的,这家蛋糕可好吃,我提前两天预订的。
嗯。
吴磊没有离开,反倒坐在他对面,手撑着下巴看他,刘昊然受不了那炙热的目光,朝他笑了出来。
回家也看,上班也看,不腻吗?
当然不腻!
吴磊马上回答道。然后低头苦恼地小声嘀咕,我又不是你。
刘昊然假装没听见,拿起桌上的蛋糕吃了一口,口感绵密带着几不可察的茶香微涩,确实很好吃。
吴磊绕到他旁边,期待地看着他,好吃吧?
嗯,好吃。
刘昊然几口解决掉,正打算去抽桌上的纸巾擦嘴,脸便被吴磊...

@俗世佛谒 梨入霍口罢辽👌🏻

肆无忌惮(一发完)

全文15k。


1

刘昊然车停稳后,单手解开白色衬衫上的第一颗纽扣,他深呼吸,把自己今天莫名其妙的心烦意乱归咎于潮湿闷热的天气。

他打开车窗点了一只烟,闪烁的星火在黑暗里亮了几下,刘昊然过了几口瘾,把烟摁灭,指尖还有着些许的烟草残留,他拿出口香糖嚼了嚼,打开了车门。

推开高级酒店包厢的门,里面坐着三个人。

公司提携爱戴他的欧阳董事,他的女儿娜娜,还有…

刘昊然瞳孔收缩了几下,情绪很快就消散在眼底,他换上得体的笑,抱歉地跟董事说对不起,加班迟到了。

董事摆摆手,心情很好,看着一点都不生气。

没关系昊然,都那么熟了,坐吧坐吧。

刘昊然淡笑着坐下,跟娜娜打了招呼,目光顺理...

月报

六月实际:
小羊更新9次
小佛更新6次
小羊次数是小佛1.5倍,非常优秀。

七月预估:
小佛更新31次
小羊更新随机次

总结:七月真好,我爱七月。

床精和睡精



吴磊是个睡精,这件事没人知道,他经常觉得困,可惜他偏偏是个演员,工作非常忙碌,有时候整天都是密集的活动,结束以后还要回剧组拍戏,幸好他是睡精,不存在睡不着的情况,只要有时间空隙,他都能快速睡着,即使是助理给他汇报今天的工作,几分钟的时间他也可以入睡,然后在助理问他清楚了没有的时候,快速睁开好看的大眼睛,神采奕奕地说清楚了,仿佛没睡过一样。
是的,他睡觉还能听并理解别人说话。
今天吴磊的戏排到了深夜,他把台词又熟悉了几遍,四处看了看没人留意他,于是他用军大衣裹住自己,只露出毛茸茸的脑袋,几秒就睡着了。
吴磊!
突然有人叫了他一下,吴磊迅速睁开眼睛,看清了来人是搭戏的刘昊然,他们之前只在颁奖典礼见过一次,...

戒不掉 16


开学以后刘昊然正式开始在学校晚自习,高三的时间被大大小小的卷子跟习题册挤得满满当当,刘昊然第一次有种学习到天昏暗地的感觉,有时候晚自习下课跟吴磊往宿舍走,都拿个小本子在背单词,吴磊问一个他背一个,十五分钟的路程眨眼就到了。
吴磊高二选了理科,重新分班的时候跟宋歌分在了一个班,两人住隔壁抬头不见低头见,宋歌又是个热心肠的人,一来二去两人就熟稔了起来,宋歌每天晚上自习都不见人影,这天吴磊跟刘昊然吃完晚饭道别后往教室门口走,正好遇上抱着一大叠课本习题册的宋歌,吴磊就随口问了一句。
宋歌,你去哪啊?
我…去找胡亦枫,我有问题不懂要问他。
宋歌脸红扑扑的,看着居然有点不好意思,吴磊心里一动,似乎明白了点什么。

戒不掉 15


海边回来以后的暑假时光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,势不可挡地推着刘昊然奔向了忙碌的高三。这天周茹在饭桌上问起开学以后的安排,询问刘昊然有没有住校的打算。高三的时间本来就紧,剩下往返学校的时间能多做好几套卷子,但刘昊然却是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的,他被突然问得愣了一下,下意识地朝着吴磊看了过去,他想东西慢下决策也就慢,跟吴磊久了便养成了有事就要先问吴磊意见的习惯,弟弟的脑瓜子总是比他灵活的。
吴磊抬头迎上了刘昊然迷茫犹豫的目光,他深不见底的瞳底似乎有什么情绪闪了一下,但是很快就不见了,吴磊低头夹菜吃饭,漫不经心地回答。
我觉得也是,住校多方便啊。
刘昊然想到要跟弟弟分开住,不知怎么就觉得心里往下沉了点,但是现在没...

© 羚一头羊 | Powered by LOFTER